南沙弹丸礁丨那不可言说的0.35平方公里

2017-05-28

三月,跟随Guizhou Dive、N个教练踏上了去南沙的旅程,去那不可言说的0.35平方公里。

在这里,见到了最美的珊瑚。▼

在这里,见到了锤头鲨。▼

在这里,见到了最美的落日。▼

坎坎坷坷的潜水进阶史

2014年我在塞班蓝洞浮潜之后,无法忘记那沁心的蓝,醉人的蓝。非常好奇那些背着气瓶潜水的人,他们看见的是什么,是什么样的魔力让他们乐此不彼,我也想亲身体验下这个奇妙的水下世界。 
我的朋友,潜水教练 -- 坡姐、旭东,带我入坑了,我也成为了 贵州 潜水的首批学员。是的,我有两位教练,这就是有潜水教练朋友的便利之处。但是我的OW之路并没有这么顺畅,反而在半路上就差点终止了。在正式踏上潜水员之路之前,教练会对你进行一次测试,测试你是否具有成为潜水员的基本能力,包括你的身体状况。

很多人在学潜水之前有一个很重要的疑问,学潜水是不是一定必须会游泳?不是。因为我在学潜水之前不会游泳,我学会游泳是在成为OW之后。但是我一定不会建议想学潜水的你像我一样,不会游泳去学潜水。我的经历告诉我,我给不会游泳的你的建议是:学会游泳之后再学潜水!因为心理上会有影响。

2015年,我通过测试,开始了我的潜水之路。在完成了理论学习、平静水域的学习后,开始开放水域的学习。我在大山里的城市 -- 贵阳 ,完成潜水课程的,而不是在海里。湖里水温比较低,能见度也没有海里那么好,但是如果在湖里完成潜水课程,并且顺利毕业,那到了海里也没啥问题。

我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出现在了开放水域。那是我第一次在开放水域下水,坡姐先下去扎好象拔,我随即下水。不知道是不是前一天下过雨, 水里 的能见度非常非常不好。BCD放气下潜,刚进入水下,2米,我只能看见面对面的坡姐,后面完全看不见。此时,我的面镜进水了,我需要做面镜排水,好死不死,鼻子吸进水了,坡姐示意我冷静下来,我则示意坡姐我要升水。

原本不怕水的我一下子就慌了,心里极度恐惧,张牙舞爪,还弄掉了自己的调节器,接下来,我做了一件非常非常危险的事情,BCD充气冲出水面。潜水的人都很清楚,直接充气升水是会有死亡的后果的,我做了这件非常非常危险的事。当时在水下的我完全已经变成求生行为,感觉在生与死之间,求生的本能被激发。就是这一瞬间的恐惧,差点终止了我的潜水之路。稍作调整,第二次下潜,而我在 同样的位置又发生了同样的事情。

2米,2次直接冲出水面,我没有办法再下潜,水刚接触到鼻子,我就开始慌张。暂停课程,是当下唯一的方案。水温、能见度、突发状况、心理因素等等,可能众多的原因组合在一起,造成了我无法下水的结果。如果我无法完成潜水课程,我也无法成为潜水员,就更不可能亲临水下世界,如果潜水对我来水不能成为一件令我愉快的事情,那基本上也就完结了。

恐惧,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,它是一种能够激发人的自我防卫意识的重要机制。恐惧,实际上是个好东西,除非是不理智的恐惧,或是对行动造成障碍的恐惧。其实,我们经常会在许多情况下面对恐惧,这时候我们要学会对风险进行评估,做出正确的决策。同时还要学会区分感知风险和实际风险,有时候你认为某件事是危险的,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,如果你能够进行正确的评估,就可以降低恐惧感,排除非理性恐惧,然后把注意力放在真正危险的事情上。对于潜水来说,它并不是一项风险极高的运动。

克服恐惧的唯一办法是面对它,我很清楚,我不想就此放弃。我是心理上出现了障碍,面对它,最蠢的方法也许就是最好的方法。我把台盆接满水,把脸埋进 水里 ,正常出气。一次接着一次,不断的训练自己,就这样慢慢的缓解心理障碍,直到可以再次下水。

朋友结伴抚仙湖完成他们的AOW课程。这一次,旭东并没有直接开始教学,而是先带我下水巡游了一番,再继续我的课程,完成OW课程,也才有了后来的AOW,才有了我的第三个潜水教练 -- Sherwin。

我是幸运的,因为我的朋友是潜水教练,并且是优秀的潜水教练,负责任的潜水教练,发自内心热爱潜水的人。你的基本功扎不扎实,完全取决于你的教练,好教练才是潜水最好的开始。我感谢他们开启了我的全新认知,让我能用另外一种方式看世界。

弹丸礁

弹丸礁地形图 ▼

弹丸礁,是 南沙群岛 中的一个东西长、南北窄的的狭长形环形珊瑚岛,原始面积约0.1平方公里,后被填海造陆填至约0.35平方公里。2000米深的峭壁潜水地,清澈的大蓝海和高达60米的水下能见度,能见到未受破坏的珊瑚,海床壁,锤头鲨,长尾鲨,白鳍鲨,魔鬼鱼,鹞鱼,玳瑁,海狼风暴,杰克风暴等等。不用到 厄瓜多尔 加拉帕戈斯就能看锤头鲨了。

锤头鲨视频 ▼

环礁,是大海上出现一个由礁石围起的环状区域。关于环礁的形成和演变,著名的生物学家 达尔文的“沉降说”认为,海底地壳的隆起和下降形成了环状珊瑚岛。在海底火山喷发后形成的岛屿,由于有着适合珊瑚生长的环境,珊瑚附着生长,形成裙礁。海底与岛屿下沉时,在珊瑚礁与岛之间开始形成较浅的礁湖;随着海底的持续下沉,珊瑚礁持续向上增长,礁湖变得越来越大并越来越深,中间的到露出海面的部分越来越小,最终小岛全部沉入海底成为暗礁,而周围的珊瑚礁却露出水面形成环状的珊瑚礁岛。珊瑚礁之所以能不断生长,是因为新的珊瑚不断移居到死去的珊瑚有机体的石灰质骨骼上,再在上面继续生长。珊瑚构成体每增长1米,需要35—335年的时间,具体时间视珊瑚居住地的条件而定。 
环礁之美,还在于它的内部形成了一个如同翡翠一般的湖 -- 潟湖;因为生长的藻类使得湖的颜色与环礁外围的深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在环礁外围有一圈浪花带,这是由于海浪不断撞击到环状的礁石上,翻卷起层层浪。

珊瑚形成的环形礁堤,将潟湖围合在内,这就是我们古人说的“万里石塘”。两道口门,形成环礁的两道豁口,以使海水与潟湖内的湖水交汇、流通。

弹丸礁就是一个典型的环礁。它拥有着惊人的美丽,世外 桃源 般的环境、珍稀神奇的海洋生物…… 此行,独为寻觅锤头鲨,然而让我更为惊喜的是水下完美的珊瑚,潟湖内的鸟岛。

到达的当天,下着雨,乌云密布,飞机一会儿钻进云里,一会儿冲出云层,舷窗玻璃上横着流淌的水线。弹丸礁出现在眼前,白色的浪花带拍打着礁石,潟湖就在眼前。飞机降落在岛南面的飞机坪上。第一次,下机就到度假村,如此之近。


飞机有70个座位,每个航班只能乘坐35名乘客,因为还要装载乘客的行李以及供给岛上的物资。我们去的时候一周只有一班,我们需要等下一周的航班将新的乘客送来,我们才能离岛。

弹丸礁的陆地面积被填至0.35平方公里,岛南面有一条长1500m,宽40m的飞机跑道,这也是岛上最长距离,岛上用的是卫星网络,信号很不好,只有大厅和餐厅能上网,基本上时时刻刻都处于无法连接网络的状态,并且没有电视,在岛上除了吃、潜、睡,晒太阳,发呆,已经没有更多的事可以做了。

跑道 ▼

潜水中心

出行这件事,都是看天公的心情,我们到达的前一周一直在下雨,大风大浪,从我们到达的第二天开始,天天艳阳天,风平浪静,即使是这样,晕船的我还是继续着潜吐模式,一上船必晕,一出水必吐,简直难受得也是没谁了,只能期望在未来的某一天,突然就不晕船了。

大蓝水 ▼

开放时间:每年3月--8月,8月--次年2月封岛(条件允许也会开放至10月)
3月--5月为锤头鲨巡回季,6月--8月为大型鲹鱼巡回季。
水下温度:27℃左右
能见度:50-60米 
要求级别:AOW以上
要求潜数:100潜以上

Dive Centre ▼

码头 ▼

冲洗区 ▼

装备晾晒区 ▼

打气房 ▼

在码头,早上10点左右,基本上都能看见manta在这里晃荡,如此清澈的水,一眼到底,我原本以为大概水深6米,原来有12米。

潜点

The Point
寻找锤头鲨的最佳潜点,位于岛礁东面,这里洋流交汇,海水温度较低,锤头鲨一般会在较深的地点出没。▼

裂礁(crack reef) 
这里有许多礁石和反地心引力生长的珊瑚、海绵、海鞭和海扇。海龟沿着峭壁漫游,白鳍鲨懒洋洋的飘过。此处名为裂礁,顾名思义,潜水开始于垂直大裂缝处,这个裂缝始于水面,直达40多米深,偶尔会遇到较大的洋流。▼

峭壁(D'Wall)
一个垂直的海底峭壁,从水下1米一直向下延伸到2000米的深海中,在这里可以看见杰克风暴、鲟鱼、珊瑚礁、桶装海绵海鞭、海扇、白鳍鲨、灰鳍鲨、锤头鲨。另外,在这里40米处,有一个水下邮局,你可以在度假村提前买好明信片,包好,提前跟潜导约好潜水时投递。▼

犬齿穴(Dogtooth Lair)
在这个潜点,极有机会看到锤头鲨,还有可能看见翻车鱼和太阳鱼,靠近峭壁的斜坡上有成群的雀鲷,各种珊瑚。

柳珊瑚林(Gorgonian Forest)
锤头鲨出没的主要区域,这里的硬珊瑚蔚为壮观,此处最美丽的是犹如森林般密集的海扇、柳珊瑚。▼

导航巷(Navigator Lane)
这里是潜导常选的寻觅锤头鲨的潜点之一,这个潜点色彩斑斓,拥有丰富的珊瑚、海扇、海鞭。▼

鲨鱼洞穴(Sharks' Cave)
从峭壁边缘往下潜至水下3米,然后往下飘至砂壁架,就是豹纹鲨的休息之处,小心慢慢的移动可以更近距离看它们。继续游过珊瑚礁,就来到鲨鱼洞穴,这里住着小白尖礁鲨,出了山洞,就可以沿着峭壁欣赏另外的风景了。▼

鲷鱼礁(Snapper Ledge)
这里有完好的珊瑚和五颜六色的珊瑚鱼,只要太阳直射,这里是个拍摄的好潜点。

海底跑道(The Runway)
深而垂直的峭壁、裂缝,水深40米,在这个潜点,你能看见鱼儿垂直游动通过峭壁,有成群的杰克鱼、大金枪鱼。

海底隧道(The Tunnel)
这里是硬珊瑚爱好者的胜地,有鹿角珊瑚、飞盘珊瑚、蘑菇珊瑚、脑珊瑚。在10米处的珊瑚破,有个垂直峭壁,是各色软珊瑚和海绵的家园。

海底山谷(The Valley)
这是一个有着大型硬珊瑚礁的缓坡(10米 -- 15米),石斑鱼、石鲈鱼、鲟鱼、雀鲷,海狼在此巡游,礁鲨偶尔也会出现在这里。▼

隆头鱼地带(Wrasses Strip)
以珊瑚和珊瑚礁鱼为主的潜点,扳机鱼易潜伏于此,还会见到小群的Manta,幸运的话,还能见到锤头鲨。

沉船点(Wreck Point)
适合浮潜的潜点,在浅水区有一个硬珊瑚园,热带鱼穿梭其中。在峭壁边缘之上,大概20米的地方,有管状海绵、海扇、海鞭。▼

潜水安排

07:00 -- 08:00 轻便早餐
08:30 一潜
09:00 -- 10:30 早餐
11:30 二潜
12:00 -- 14:00 午餐
15:00 三潜
16:30 -- 18:00 下午茶
18:00 晚餐

每天都在吃、潜、睡,除了这三件事,你还可以去飞机跑道散散步,看看日落,拍拍照,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。

锤头鲨(Hammerhead Sharks)


每天早上出海只有一件事要做,就是找锤头鲨,看它也是全靠运气,它可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。Sherwin说他的朋友曾经来这里呆了两周,都没有遇见锤头鲨。但是我们有这样的运气,人生也是满足。

这一周在岛上的潜水员只有20名,一个组团是我们,一个组团是来自 马来西亚 的8人,还有一个组团是为了拍摄纪录片来前期考察的4人。为什么我会说能不能看见锤头鲨是靠运气,因为 马来西亚 的那8个人就没有看见锤头鲨!非常遗憾!

锤头鲨,又称双髻鲨,体长3.7米 -- 4.3米,寿命可以到30年以上,锤头鲨最有特点的就是头部左右两个突起眼睛和鼻孔。两只眼睛相距1米,它的眼睛真是超级可爱,对观察周围环境很有利,通过来回摇摆脑袋,可以看到周围360度范围内发生的情况。▼

其实,鲨鱼们并不会主动攻击人类,它们有自己的食物链,对人类根本就没有兴趣,你把它吓跑的机率比它攻击你的机率高太多太多。鲨鱼凶恶的形象是受了电影的影响,给鲨鱼冠上了吃人的标签。在一些报道里有鲨鱼攻击人类的事件,大多数情况是它把冲浪的人误认为是海豹,才会攻击;或者是人类先对它有了攻击意图。

锤头鲨一般会在比较深的位置出现,在毫无参照物的大蓝海里,会容易失去深度的概念,一定时刻查看潜水表,保证自己在安全深度内,看见锤头鲨不要追,以免掉队。关掉相机的闪光灯,锤头鲨是好奇心宝宝,它会自己过来,但是如果你追了,它们会立马掉头快速游走。

潜水中心可是很贴心的告诉你想见锤头鲨,没有一点技能怎么行。

上面的中文,是我们加上去的。▼

长尾鲨(Thresher Shark)

普通的体长1.5米左右,最长的可达4.5米,一般尾部是体长的一半。尾鳍是它用来猎食的工具,常群集以尾击水,将鱼赶集中然后猎食,主要生活在外海深处。这次很幸运,有潜友看见了长尾鲨,而且还拍到了,因为它的位置实在是太深,照片就显得很模糊。▼

蝠鲼(Manta)

前口蝠鲼属和蝠鲼属。体呈菱形,宽大6m余。体青褐色。扣款大。眼下侧位,能侧视和俯视。以浮游甲壳类和小鱼为食。

每一只manta的肚子上都有自己独特的印记,潜导也是靠它们的印记识别会不会是曾经遇见过得manta。▼

珊瑚(Photo by Sherwin Shim)

我们的大摄影师,Sherwin Shim,拍了好多美到爆的各种珊瑚,但是为什么没有拍到鲨鱼呢。。。因为他一到就生病了!发烧!哎!

我来这里是为了锤头鲨,但是这里的珊瑚礁却让我惊喜不已。我在这里见到了完整健康的珊瑚礁,美得不可方物。

珊瑚是由很多珊瑚虫组成的动物,每一只珊瑚虫都是圆形的口,周围是触手,它们可以结合在一起。在一个珊瑚上可以聚集几百万只,在它们的组织里有小型植物 -- 微型藻类,它们进行光合作用,珊瑚虫再从中获得养分。随着动物的成长,你会看到动物长出骨骼外,它们在白天进行光合作用,晚上,植物休眠,动物苏醒。珊瑚虫将触角伸出来,任何游过去的生物都被这些触手尖端的刺细胞捕捉。有了它们,才有了珊瑚礁。有机体的集合,汇集成巨大的结构。

鱼儿住在珊瑚里,一切是如此的和谐。珊瑚是整个生态系统的基础,有别于地球上其他生命形态,它们有能力打造自己的生存环境,创造自己的栖息地。结构越复杂,生物多样性越高。珊瑚礁,对海洋至关重要。

海洋中25%的生物都仰赖珊瑚礁,它们基本上就是动物繁殖场。珊瑚礁的防波提,可以保护我们免于受到气旋带来的巨浪侵袭。

如果温度升高2℃,会导致珊瑚白化。珊瑚白化是一种压力反应,就像人体发烧的压力反应。 比如 你的体温升高2度,一直保持这个温度,一段时间之后你也会有生命危险,这就是海洋面临的严重情况。

如果温度稍微高于正常范围,珊瑚就会开始白化。而它们体内的小型植物,进行光合作用和提供动物养分的能力就会受到影响,然后动物就会察觉到它们失去了最重要的食物来源。

当珊瑚开始白化,珊瑚体就会变得清晰,你会看到下方的骨骼露出来。如果珊瑚外观非常干净洁白,它仍然是活着的,只是它不让任何东西在上面生长,它会慢慢停滞生长及繁殖,然后很可能就这样死去。

如果你看到毛茸茸的微型藻类,整个珊瑚表面突然变得毛茸茸的,这就表示珊瑚已经死亡了。

如果没有了珊瑚,海洋中25%的生物都会受到影响,小鱼会消失,大鱼也会消失,整个生态系统就会发生改变。

桶状海绵 ▼

海扇 ▼

软珊瑚 ▼

大神们在水下都是这样玩的,什么踩滑板,戴面具,玩鸡蛋,逗砗磲,总之没有做不到的,只有想不到。

鸟岛保护区(Bird Island Sanctuary)

早上11点我们乘船来到潟湖内的鸟岛,这里也是让我惊喜的地方,燕子、白鹭、褐脚鲣鸟、凤头燕鸥和其他种类的鸟类会来到这个栖息地繁衍后代。在这一个小小的区域内,除了鸟,还是鸟。

每年3月份,成千上万的燕鸥聚集到这里产卵并繁育后代,直至10月幼鸟长成方才纷纷离开。

空中不断有鸟飞下来,嘴里叼着从海上捕来的小鱼。▼

褐脚鲣鸟,小时候是毛茸茸的一坨,长大之后会逐渐变成上体棕褐色,翅和尾羽的羽轴色更浓,各羽具白或棕白色羽端。前颈和胸部与上体色同,下体余部纯白色。嘴及围眼裸皮黄绿色。除了繁殖期以外,大多数时间都在海上活动。主要以各种鱼类,特别是飞鱼为食,也吃乌贼和甲壳类。▼

大凤头燕鸥,前额和眼睛部分是白色。头顶黑色羽毛向后延长,形成冠羽。只要靠近,它们的冠羽立马立起来,告诉你,不要再靠近了,否则不客气。▼

Avillion 度假村

86间客房,所有房间都有空调,过水热的热水器,冰箱,私人露台;这里的水都是海水净化,饮用水可以在大厅购买,白天停电也是常事。

落日下的Avillion ▼

每天打扫客房的时候,他们都会用毛巾叠海龟、白鳍鲨、锤头鲨、Manta、潜水员,把鸡蛋花铺在地上,每天都有不一样的惊喜。▼

跑道 ▼

跑道灯 ▼

鸡蛋花 ▼

餐厅,对我们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区域,它的功能分区不限于进食,还是谈天说地,分享照片,争夺网络信号的区域。▼

日落时,由于光照的影响,海面就如同天空之境一般。▼

每天的落日都有不一样的美。▼

我是这么拍自己的

这次主要是潜水,照相的时间也不会很多,所以就没有带相机出门了,用手机搞定,照相不求人。


道具1:八爪鱼
这是我的三脚架大家族中最轻便的一个成员了,地位也是极重要的,一个人自拍妥妥够用,想怎么摆造型就怎么摆照型。只要你的单反不是特别重,它都能稳稳的,手机就更不在话下。▼

道具2:蓝牙连接器
我本身不喜欢用自拍杆,因为会有跟杆子在照片里啊,而且我不喜欢大头照,我喜欢景大人小的照片,所以照片中的我总是小小的,没有正面,因为这样完全不需要动脸,这是我的style,省时省力。手机跟拍摄器自连,超方便,超好用,连接范围是10米,已经完全够用了。

就只需简简单单的两样法宝,我就可以独自去撒欢了。

步骤1:寻觅好你想要拍的景
步骤2:架好八爪鱼,连上蓝牙自拍器
步骤3:开启网格线,观察屏幕,构思好照片的样子
步骤4:试拍
步骤5:看片
步骤6:开始撒欢

我是一贯坚持自己才是自己最好的摄影师。首先,自己最了解自己想要什么的,其次,有个好的摄影师,你们没有足够的沟通,足够的默契,足够的交流,足够的了解,也不一定就能拍出好看你,最后,靠人不如靠己。

So Easy!▼

在岛上,不同时间天空和海的颜色都是不一样的,早上9、10点的海真的好蓝,很纯粹的蓝,蓝得特别不真实。▼

在人造堤上有很多小螃蟹,悠哉游哉的玩耍,人一接近立马跑掉,石头只有在退潮的时候才会露出来,上面有很多青苔,我就踩滑了,腿也刮伤了,还把自己给拍下来了,自己拍照也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我走了好远,走到头,涨潮之后堤坝会被淹没,石头上很滑,走得我心惊胆战。

也是在这里,第一次拿到手写的登机牌,so cool!
作为潜水员,我们有责任保护海洋生态环境,每一次的潜水,都应该是一次负责任的潜水。


推荐:罗伯·斯特尔特(Rob Stewart)拍摄的纪录片《鲨鱼海洋》(Sharkwater),客观的认识食物链最顶端的生物--鲨鱼。
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在线咨询
联系电话

87777249
87770169
37676120